当前位置: 首页 > 群团工作 > 职工园地 > 职工文苑
眼眸
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江苏海建交建分公司 作者:翟江虹 浏览次数:74 录入时间:2018-12-28

你有一双很深的眼眸,从这双眸子中,你初识了黑、白、灰的世界。黑色的,是爸爸风吹日晒的脸,灰色的,是父亲手中的路,白色的是幼儿园洋槐花开花时的色彩。。。。。。

在这黑、白、灰的世界中,你渐渐懂得了:灰色的,是黑色的命根子;而属于你的,只是这一串串白色的花骨朵。。。。。。

你有一双很深的眼眸,在灰蒙蒙的雨天,在黑漆漆的夜晚,你闪动着晶亮的眸子,隔着幼儿园的栅栏,望着。。。。。。,那灰色的路的尽头是否会出现一张黑色的脸。。。。。。。一次、二次、三次,你的眸子黯淡了。于是,每当别人的眸子注视着栅栏外,闪出奕奕光彩的时候,你却躲到了后院的洋槐树下,数那树上的洋槐花,一串、二串、三串。。。。。。,数到第十串的时候,有两片花瓣儿落下,溅湿了你的眼。。。。。。

转眼,槐花开了又谢,当知了一声声地在槐树上不安地鸣叫时,你迎来了今年异常酷热的夏天,当你和妈妈在电脑里翻看着父亲从远在国外的巴基斯坦工地传回来的照片时,你突然发现,父亲的每一件T恤上都结着一层白白的粉末状的东西,而他周围叔叔们的背后,也都是白白的一层。

你眨着好奇的眼眸问妈妈:“那是什么?是槐花粉吗?”

“不,是碱花。”

“什么是碱花?”

“巴基斯坦天太热,人在45度的室外铺路,一天下来出的汗,到了晚上就结成了一层厚厚的碱花。”

“哦。”你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终于,铁塔般的父亲回来了,可回来后却一头扎到床上病倒了,听工地上的叔叔们说,父亲在野外施工时,施工机械的挡风玻璃碎了,而附近又没有修理厂,于是父亲硬是迎着刮进驾驶室里的狂风暴雨,战斗在工程一线,这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因为他们知道,必须赶在汛期前,完成桥梁下部的结构工程,必须将工程进度远远地赶在前面。。。。。。

这是怎样的一群人,抛妻别子,常年驻守在工地,争把责任和奉献的“纤绳”背负上肩;

这是怎样的一群人,为了节约资金,情愿自己吃苦,租用一节节闷热的活动板房当作项目部;

这是怎样的一群人,一个人当几个人用,24小时连轴转,使刚开工的工程就已初具规模。。。。。。

他们,就是我们身边的海建筑路人,是用公路这一根根“纤绳”牵出每日清晨第一轮朝阳的人!是用无私这一根根“心弦”弹拨出一曲曲奉献之歌的人!

我真想成为一名作家,用自己笨拙的笔,去塑造那铁塔般的硬汉形象,去挖掘那硬汉们心中的一份份爱国,爱家的宽广情怀!谁说硬汉们不爱家,你看,项目部里有他们亲手给女儿编织的手链;

谁说硬汉们不柔情,项目部桌上,有他们采摘的野菊,正吐露着芬芳…… 是他们,正是他们,用满腔的青春和热血铸造起了属于建设者们的“芳华”……

我又想成为一名摄影师,将女儿这双懂事的眸子与父亲那双有神的眸子叠印在一起,放大再放大,定格在这钻塔林立,桩机轰鸣,压路机穿梭的繁忙的施工现场,定格在那初具雏形的金海2桥,朝阳互通大桥的雄伟的背景下,定格在我们海建筑路人“创文明城市”,“建美丽家园”,那奔腾不息的建设大潮中!